无聊,随便说点啥

因为现在比较无聊,所以随便写点东西。不过内容大概会很碎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是的,我只是不想写算法题,外面冷的要死,宿舍里又温暖又安逸,平常的打一打哈欠,就觉得困,就想睡觉,就不想干活。然而事实上精神并不困,每晚也睡得不早。而像这样的情景,已经在从9月到11月半里重复了很多次,估计在未来的四年里也会重复很多次。人类的历史是不断重复之前的错误,yxa的大学时光就是不断重复之前的哈欠。在哈欠中不断丧失自己的信念,不断摸鱼。

然而实际上,摸鱼也是讲技术的。像我这种一有不能用来干活的狭小时间段就无聊地刷各种碎片化信息的摸鱼,大概是效率最低的。因为其中的90%的时间你都在看别人创造给你看的东西,而很多时候这些信息并不是你最想看的,并不是能让你最爽的。你付出了很多时间,却不能获得相应的快感,所以效率很低。而实际上有很多玩游戏的人,别看他成天玩,但是他知道他真正想玩的是什么,他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所以他的效率反而比成天刷碎片化信息的你(我)高很多。我想如果这些人想要真正的努力去学习/工作,那么也是很可怕的吧(其实真正行动力强/注意合理利用时间的人都是很可怕的).

就在刚刚发了“好想摸鱼不想干活”的动态之后,一位现在在军校的朋友回复“出去做点运动就好了”。我说外面太冷了完全不想动啊。他说没事,当你跑了两圈之后,大脑就会慢慢清醒;五圈之后,你就感受不到困了。(这位同学现在在军校各种被体训,过着一种我的生活和他一比简直就是天堂的生活(这句子语法有问题把!))。虽然感觉好像他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是我确实是不会跑的,冷是其次,主要是跑步,是我一直最抵触的一门运动。

之前曾经问过一位跑步很厉害的同学(就是那种在运动会上能轻松甩第二名整整一圈的人)为什么能坚持跑步,她的回答是“爱好和坚持”。于是她成为了我此生以来最敬佩的一位人之一。不说别的,单说每次体测测1000m,我就一直是抱着“能跑下来就是胜利”的想法的。有一次跑蒙了,本来还想最后一圈加速,结果即将在最后一圈准备发力时被老师拦下“好了已经结束了”。于是记得最后跑了5分多。最近一次倒是还行,4分半左右(这叫还行?)。

其实不是别的,主要是体能差,跑了一圈,就有点喘了;跑了两圈,就满眼金星了;最后半圈大概是大脑已经快失去意识了。而最难受的,是跑完之后。先是脑子有点晕,有点涨,然后恶心就开始铺天盖地的袭来,,得难受好长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眼睛后面特别疼,向里面有一个虫子咬一样;肺里扎了个铁钉,每呼吸一次就往里扎一下(其实只是岔气);如果不呼吸,意识就开始像软绵绵的云一样从脑子里飘走。在这期间,你还得保持走着的状态,要不然更难受,边走边觉得腿像废了一样,腿与身体的连接处贼疼。最后,即使过了几个小时,腿或脚总有某些地方一直很疼,就像用力过猛受伤一样。几天后才能恢复正常。

当然说上面这些话不是为了诉苦,而是证明我有多么菜。我承认我的意志力一直属于那种比较薄弱的那种。能摸鱼就不干活的懒汉。而上面的那些痛苦,其实无论对于在军校每天天不亮就体训的朋友,还是从初中以来就爱好跑步并一直坚持下来的同学来说,都算不得什么。如果用现在大一的c语言来类比的话,我应该就属于那种写几道什么水仙花或者判断素数的zz题然后因为初级的语法错误调了半小时就开始随便抱怨的辣鸡。而对于很多dalao来说,你这算个p啊。

前两天写word文档时发现,自己突然有了段落之间空一行的习惯,大概是最近markdown写多了导致的吧。当时在写什么word文档呢?准确的说,是那种初中开始就名义上由班主任兼任实际上一次都不上,课本发下来也当垫桌脚的那种课的作业。实际上我搞得也一点都不认真,或者说在大多数人眼中认真才是“异常”把。然而当然是有学分的,都有学分。虽然我很懒,但是再怎样也不会作死不想毕业吧。而大学的其它事情,也大概类似。即使你再讨厌某个老师,或者不想去上课不想写作业之类的,但是会有学分啊,但是你总不想不能毕业把。即使你多么的想逃自习回宿舍摸鱼,但是会有学分啊,但是你总不想不毕业吧。即使有多么zz的活动,会不断剥削你那少的可怜的摸鱼时间,但是会加学分啊,你总不会不想毕业吧(不过好像不多加分也能毕业)。于是可以见得:

所谓学分,只是校方用来约束学生,限制学生自由的最后一道枷锁罢了。

————某位害怕透露姓名就会被扣学分导致无法毕业于是并不想透露姓名的某人说道

天啊!这是何等高明的名言!

然而和一位大学的同学交流之后才知道他们每天7点准时早读,晚上还有自习之后,心里些许平静了下来。当 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人说出上述名言用以反对校方剥夺学生自由的行为时,他说道:

所谓自由,也都只是相对而言的。没有绝对的自由。

————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人的一位友人说道

呜呼!这也是何等高明的名言!


最后,我想稍微认真的说点正经的事。算是通报一下近况吧。

我一直以来都不算是一个善于做出选择的人,因为我经常在两种选择中走来走去,让自己在痛苦中翻滚,难以抉择。

首先,我又要重新开始搞算法竞赛了。虽然之前失败的伤口还有点疼。不过我还没决定好参不参加ICPC之类的比赛,因为qdu政策等等原因,我决定先参加明年举行的一个oi赛制的小比赛,蓝桥杯。而在这几个月里,我会努力提升自己的水平。所以,cpp与有关工程方面的东西可能会暂时放一下,因为我承认我确实不是一个能同时把好几件事都做好的人。如果蓝桥杯打得好,再说下一步的计划。

好啦!说出来就好了!能正确认识并肯定自己当前应该做什么,并能每天正确的实行,也是一种好事。而且,我经常被自己的各种疑惑和乱七八糟的瞎想捆住手脚,所以这样也会把脑中的那些“这样做真的好么?”“别的事你就打算这样放弃?”之类的声音压过去,增加点信心。其实吧,只要努力,条条大路通罗马啊,别管别人,走自己的路就好了~

好啦!yxa同学,请继续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