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2020

2020年了,不写点什么说不过去吧(笑)。

当然实话实说,我还是不知道有什么可写的。19年的总结吗?但是深感自己又懒又摸,什么都做不出来,所以过于羞愧,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回想一下,大一下半学期已经想不起来做了些什么了。蓝桥杯国赛去了北京,然后现场心态日常爆炸,啥都没拿到,在北大颁奖会场外自闭的连颁奖仪式都不想进去看,就灰溜溜地回来了。然后就是暑假留校,进行18级ACM的训练。然后我的心态像过山车一样从一开始的自信满满到后来的消极自闭(类似于Asuka在Eva TV版的心态变化?)。暑假的青岛热的要死,宿舍又没有空调,风扇也不管用,每天满头大汗的去教学楼做题。而训练量又很大,很容易自闭。内心又像个大闺女似的敏感的要死,又不愿和身边本来就不熟的人亲近以及倾诉情感,于是只好憋在心里。久而久之,我就开始消极逃避,否定自我。而我明知道这样想是不恰当的,但依然任由负面情绪的浪潮将我全部吞没,沉入深渊。

于是乎我就这样挺着残破不堪的躯体撑到了开学。这时大脑也开始慢慢冷静下来。但无论怎样,我只有一个念头:不想再打算法竞赛啦!但如果不打的话,还能做什么呢?我的其中一个想法是夯实 CS 基础,先把基础打牢。因为实话实说,我校的教育水平实在不足以培养出一名合格的,基础扎实的程序工程师,所以我打算通过消耗自己的热情来自学的方式去弥补这一点。那从哪里开始呢?我最终打算做 MIT6.828 Lab 2018,一个大三的操作系统实验。一方面为自己找寻后续的道路,一方面逃避算法竞赛的训练。

于是就大概过去了一个月左右,ACM集训队开始选拔18级的同学。我还去吗?去!于是我就恬不知耻的去了,最后以一题的差距没能通过入选的最低门槛。做题的结果也很符合我的风格:我通过了大部分的中难题,还看出了一道题的题面错误,结果最后却因为大概是自己的理解方式常常与其他人不同的原因,在一道99%的人都通过了的签到题上死磕了很久也没通过。当然我事后想了想,感觉还是因为我菜,因为面对并克服这种情况是每一个选手的基础素质,所以“理解方式常常与其他人不同”这种说辞明显只是给自己找借口而已。而且如果签到题不会,那把其它所有题都AK了不就行了吗(逃?

当然最后根据负责人的说辞,之后一直跟随训练还是有可能进去的,但是我此时已经累了,没有了之前的热情。而我也知道算法竞赛必须全身心的投入,如果是为了功利或者是死撑只会让自己之后更难受,于是我就爽快地放弃了。

当然无论怎样,我这种行为都是知难而退,懦弱逃避的垃圾行为,完全不值得拿出来说,只不过我一直很自私很懒、脸皮很厚而已。而之后,因为解决了主要矛盾,剩下的事情就变得顺利了起来。之后9~11月,我一直在做 OS Lab 兼之看 SICP 学一点函数式,课也是能逃就逃,天天宅在宿舍不闻世事,鱼也摸了不少。Lab 很难,一开始做的时候即使看了代码还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感觉自己似乎在面对克苏鲁古神一般,在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未知的恐惧。为了弄明白原理就只能疯狂看代码+看手册情况才能渐渐明朗,而在做完之后感觉似乎也不是太难?总之,做 Lab 给我的收获还是蛮大的,感觉最直观的收获就是训练了自己能够英语阅读文档和手册的勇气(只是勇气)和 C 语言水平。不过因为整体过得有点浑浑噩噩以及摸鱼严重,很多地方糊里糊涂的就做过去了,总之效率并不高,浪费了很多时间,很惭愧。当然最后在持续的努力和摸鱼下,只剩下了一个Lab没有做。总之日子过得挺糊里糊涂的(有些小事也懒得说了,有时间再说吧)。而我明知道这种生活似乎并不健康但也没有什么改变的措施和勇气。12月就一直在忙一些无聊的事情兼复习。然后就到了0202年了(笑)。

时间就如同流水一般,很快就过去了。去年摸了很多鱼,非常惭愧,所以新的一年也要继续摸鱼,加大力度,不要停,只要道路不断延伸。我也是加把劲骑士!

zuihousuibianfangyishouge,xiwangkandaozhelideninenggouxihuan,xiexie(yijiyongpinyinshiguyide,zhishijuedeyouqu~)~